觀點投書

「筋膜」如何被媒體創造出來?


你知道「筋膜」是什麼嗎?

近幾年,「筋膜」(fascia)在健康傳播中的樣貌,不斷改變;於此同時,這樣的改變也讓筋膜逐漸瀰散在社會生活。筋膜,因此成為一面清澈的透鏡,讓我們能看見傳播與健康的關係。

如何理解「筋膜熱潮」?

醫學中,有一般常見之足底筋膜炎、肌筋膜疼痛等病名,藉由筋膜來提供診斷;在健康產業,瑜珈、健身、跑步等也用筋膜來解釋該項運動對於身體的益處,強調透過活化筋膜來提升運動表現,或是說明筋膜在身心靈整合上的重要性。甚至筋膜也成為諸多不同產品,例如筋膜槍、筋膜刀、筋膜球、筋膜滑罐、筋膜滾筒等等,似乎按摩槍、傳統拔罐、滾筒只要加上筋膜二字,就可以帶來銷量保證。

筋膜的解剖學定義,其實也直到 2014 年的筋膜研究大會中,得到筋膜研究社群相對多數的共識:「筋膜,是鞘、薄膜,或是任何其他在皮膚底下形成之可分離的結締組織聚合物,用於附著、包裹和分離肌肉與其他內部器官。」雖然這個定義,還是讓部份學者感到相當失望,認為這樣的界定,忽略了筋膜在身體感知以及身體塑形方面的重要功能,而僅僅是將筋膜視為連結用的結締組織(connective tissue)。

在台灣,從 1950 年代開始,最早一篇關於筋膜的報導,來自標題名為「惡少行兇 殺傷泳客」的報導。一名四海幫不良少年在永和秀朗沙灘行兇,砍傷遊客。該名遊客「筋膜被切開,流血甚多」。在這個時期,筋膜在報導中,常常以被動狀態呈現,在那個時期,被看見、被發現、被切開。

然而,這樣的趨勢,卻因為筋膜與健康的關係緊密,而產生了改變。在下圖一中我們可以看見,筋膜報導的整體趨勢。在二十世紀末,筋膜報導突然大量增加。於此同時,在這個時期,筋膜報導大多是醫療用語,例如前述的足底筋膜炎、慢性筋膜疼痛、筋膜切開術等等。然而,我也整理了筋膜加上運動這組關鍵詞,可以發現筋膜的使用,開始從醫療領域,擴張到健康領域。1996 到 2000間,筋膜與運動這組關鍵字,只佔筋膜報導 32%,而近十年,該組關鍵字已經超過六成。

圖一 台灣筋膜報導趨勢圖。資料來源:作者自製。

這樣的現象,說明筋膜已經不再只作為疾病與醫學的詞彙,用來描述身體的消極變化,而開始接合上既有的健康實作,被構框(framing)成一種獲取更高健康的積極手段。

筋膜報導如何影響我們對人體結構的觀點?

近年來,大量的筋膜研究或是筋膜健康實作書籍,例如《解剖列車》、《筋膜運動學》、《肌筋膜健身全書》、《人體筋膜系統機能解剖學圖譜》、《筋膜解析書》、《筋膜解密》等等,都陸續翻譯成中文。而這些作者,也都是當代筋膜研究重要先驅。從這些健康傳播作品中,我們可以看見筋膜有截然不同與以往的身體想像。

長久以來,醫學界為了要方便討論及研究,以「槓桿模式」來想像人體的動作模式,但這其實和真實的人體是有落差的。

最早追溯到十七世紀,生物力學之父 Alfonso Borelli 將複雜的人體系統拆解為「槓桿系統」,接觸面為支點、骨骼為力臂、而肌肉施力方向則提供了力矩。藉此,人體動作被分解與化約成槓桿、力學向量與幾何角度。這種「分離肌肉」模型,是手術刀下的產物,因為只有在手術刀下,人體組織才可以這麼「乾淨俐落」。

但其實,解剖學家用手術刀切掉的,不只是筋膜,也切掉對於人體的整體性想像。筋膜研究大師,Thomas Myers 說道:「一塊清晰的肌肉僅是我們常規解剖方法之下的手工藝品。」為了看見解剖學家眼中乾淨俐落、清晰成塊的個別肌肉,解剖學家切除了白色組織(筋膜)與黃色組織(脂肪),而讓底下鮮紅的肌肉組織得以現形。

然而,就筋膜研究的觀點而言,即便手術刀可以切割出單一成塊的肌肉,並不代表身體是如此構成的,更不代表人體是這樣運作的。

筋膜研究者對於人體的想像,則是普遍使用「張拉整體」(tensegrity)。張拉整體,指的是一個連續張力網絡,即便各壓縮支柱彼此皆不碰觸,卻能在張力元件的作用下維持張力、保持結構。

可以想像,骨骼是壓縮支柱,而肌肉、韌帶、肌腱等肌筋膜則是張力元件。筋膜之所以可以提供這樣的張力結構,因為筋膜具有黏彈性(viscoelasticity),,黏滯性(viscous)和彈性(elastic),能夠在壓力下緩慢形變。這樣「張拉整體」的想像,使身體之間互相連接,相關關聯,形成整體性的張力網絡。

因此,身體左下肢的過於緊繃,甚至可能會與最遠端的右側上肢相關。在這樣的連續性身體模式之中,或近或遠的身體部位產生了聯繫,各個肌肉、骨骼、關節等組織,絕非各自獨立,而是藉由筋膜組織連接在一起。

媒體內容創造新的健康觀念

即使,筋膜的定義以及筋膜相關的治療效果,尚未獲得醫學社群的高度共識,筋膜已經先成為健康實作與健康產業中成為新寵兒。

以台灣而言,相關作品的譯介,一方面反應了這股筋膜熱潮,另一方面也推廣了與筋膜相關的健康實作。其中的關鍵,來自於筋膜這樣一個連接身體各個部分的結締組織,也具有高度的延展性,能夠提供一個更有整體性的解釋框架,而迎合了現在時興的整全性(holistic)健康實作。然而,究竟筋膜是否真能帶來不同的治癒效果,又或者只是每個時代都會周而復始出現的新瓶舊酒,還有待時間的考驗。


分享 share

觀點投書

作者

陳寶

觀點投書

國立台灣大學社會所博士生。關注健康、照護與醫療。相信身體是起點與終點。七年前後搖啟蒙。三年前開始爬山。當了六年室友之後才發現自己家的貓有時比別人的可愛。最近也喜歡蕨類。討厭模稜兩可。覺得溫吞、溫厚與溫暖是人能擁有的最美好的品質。安居象山下。

→ 看更多作者文章


相關文章

觀點投書

新聞背後的新聞——媒體財團化如何影響報導內容?

觀點投書

終結交友詐騙,社群資安亂象大解析

觀點投書

揭穿假新聞:合成圖片如何奪得世界級攝影獎?

觀點投書

復刻真實現場,空間新聞學如何說好故事?

觀點投書

乖乖的「網路小白」與「沙威瑪之亂」

觀點投書

厭女文化如何形成的?網路媒體次文化中的「女人救世劍」、「母豬教」與「INCEL」